当前位置: 行业洞察 >

教育信息化2.0与职业教育融合创新发展

教育信息化2.0要求职业教育融合创新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教育信息化发展分为“起步、应用、融合、创新”四阶段,我国学者在科学论证的基础上更倾向于将之分为“起步、应用、融创(融合创新)”三阶段,教育信息化由1.0转入教育信息化2.0,一个重要转变就是教育信息化由起步与应用阶段,转向融创阶段。

1.0时期的教育信息化,应用驱动是基本的工作方针,而2.0时期的教育信息化融创新阶段,工作方针将由应用驱动逐步提升为创新引领,更加注重创新服务、创新发展、创新引领,同时加速实现职业教育的三大融合:一是实现现代信息技术与职业教育教学的深度融合,推动职业教育的深层次改革创新;二是实现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两重世界的融合;三是借助信息化力量,真正实现现代化意义上的校企融合。

互联网.jpg

教育信息化由应用阶段转向融创阶段,要求信息技术在职业教育中的作用向深层次应用及全方位创新转变,职业教育必须主动适应这种改变。

新时代要将人的现代化提升放在第一位

应用阶段只要有技术就行,因此是技术主导型的,融合创新阶段既要有技术,发挥技术优势,但更要有思想、观念,更要有创新思维、创新方法、创新设计,既要变革传统模式,推进新技术与教育教学的深度融合,但是更多的是根据时代的新要求重构新的职业教育流程、形态、业态,更要达成全方位创新。这些无论是对职业教育的管理者还是对职业教育的教师而言,要求都是史无前例的高,任务都是史无前例的艰巨,责任都是史无前例的重大,而且这种要求的实现是无从借鉴它国经验的,必须通过立于国情的创新才能实现,因此其创新是相当程度上的原始创新。

教育信息化2.0时期的职业教育,必须将人的现代化提升放在第一位,并从过去重点关注信息技术能力的提升,转向关注教师整体教育现代化意识、理念、思想和能力提升方面来,教育部职业教育管理部门对此已采取措施,已将持续8年打造的全国职业教育品牌——全国职业院校信息化教学大赛,更名为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教学能力比赛,将其中的信息化教学设计比赛、信息化实训教学比赛、信息化课堂教学比赛,分别更名为教学设计比赛、实训教学比赛、课堂教学比赛,以对职业院校教师的现代化教学能力进行全面考核竞赛。新的竞赛规则尚未出台,建议新的竞赛全面考察教学基本功的扎实极致性、教学内容的时代性、教学目标的创新引领性、教学理念的先进性、教学材料的完备规范性、教学定位的担当性、学习资源的优质开放性、教学方式方法的先进与自创性、学习效果效益效率的高效性、教学信息场景资源的真实性、教学创新的示范推广性,在此基础之上逐步建构起新的信息化支持的人才培养体系、教育内容体系、实践教学环境、新的教育形式、新的教育机制。

要使广大职业院校教师具有与教育信息化融创阶段(融合创新阶段)相匹配的现代化教育教学能力,必须对全国职业院校教师开展全员的现代化教学改革与创新能力培训,否则先进的设计难以转化为实际。

教育信息化2.0与职业教育核心要素变革

1.0时期的教育信息化主要是改善和优化传统教育,2.0时期的教育信息化则要重构、建构时代新教育,而重构、建构时代新教育,关键是使教育者、管理者、课程形态、学习资源、学习评价等教育要素根据时代要求重铸,这些都要以创新的职业教育平台予以支持。因此,以教育信息化2.0全面推动智慧时代的职业教育现代化,是宏大的任务,必须全方位展开,但是,要分清主次,善于抓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以求重点突破,取得纲举目张的效果,当务之急是要求职业教育如下核心教育要素的变革。

职业教育理论与职业人才培养目标变革

智慧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是伟大的新时代,伟大时代的职业教育必须以时代化的职业教育理论指导,然而,我们现有的职业教育理论更多的是基于农业时代以及第一、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尚未来得及根据以信息技术为特征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要求建构,以人工智能为重要特征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就接踵而至,如果再不按新的时代要求建构新的职业教育理论,我们的职业教育理论就会落后于时代,就不能对职业教育的发展起很好的指导作用。

职业教育最基本的理论是知行合一。知行合一理论由明代大思想家、教育家王阳明500多年前提出。研究世界科技史发现,王阳明所处的时代,社会发展非常缓慢,世界上基本没有大的科学创新,知行合一作为教育理论是适应当时的社会发展对教育的要求的,但是当人类进入以创新创造为重要特征的智慧时代,创新成为时代的最大特征以及发展的第一动力时,教育基本理论遵循进化为“知行创合一”就成为时代的必然。如果在新的时代培养的学生还仅仅能在“知—行”间封闭运行,只能用现有的知识解决现有问题,则教育并非是熵减的体系,时代自然要求引入“创”,使之知更多、行更远,创知、创行,相应的理论应转化为“知行创合一”。这个已写入首届智慧教育国际研讨会大会的理论成果——《智慧教育宣言》,是否适合职业教育呢?回答是肯定的。“知行合一”作为哲学命题具有长期性,但作为教育基本理论遵循必须进化。

2017年党中央和国务院印发的《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明确要求工人队伍不仅要懂技术,还要会创新,这是对时代呼唤创新的科学应对,是建设创新型强国的必然要求。党的“十九大”提出“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这就意味着所有劳动者要是创新型的。工人要会创新,劳动者要是创新型的,必然要求职业院校培养的学生是会创新的,是创新型的,否则我们的职业教育就不能适应时代,就达不到国家的要求和人民的期待,因此“知行创合一”理论同样应该成为职业教育的基本遵循。

同理,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目标应该在过去培养知识人、技能人的基础上,升级为培养知识人、技能人、创新创造人

职业教育教师升华式提升

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信息技术高速发展,正对教师进行新的赋能,使任何教师都具有了腾云驾雾术、分身术、透视术、替身术等四项新本领,技术支持的新的生产力已使教师教学再也不必局限于教室的方寸之间,使教师的能力得到升华式提升。

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目标升级为培养知识、技能、创新创造三维一体的新的职业人,必然要求教师具有创新创造的本领,应该成为创新创造之人。当信息时代来临时,人们认为教师不能满足于做知识的传授者,教师还要成为学习的组织者、引导者,现在以创新创造为特征的智慧时代来临,教师相应应该成为创新的指导者、协同者和创新活动的设计者、组织者。这对教师的要求是无比之高,但随着教师具有以上四项新本领,以及在线学习的普及与学分互认的推广,大多数教师将会从课堂教学中解放出来。对于职业教育而言,当务之急是要加强在线课程的建设,加快职业院校间的学分互认,开展职业教育的在线开放课程认证认可,使职业院校尽快实现教师资源的开放,从而从根本上解放教师的生产力,支持教师升华成为引领型、创新型、学习型、专家型的智慧时代新四型教师。

提升.jpg

构建职业教育大平台

按照《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的部署建设 “互联网+教育”大平台,能够很好地支持职业教育改革。现在职业教育的网络平台很多,但是重复建设、多头建设、低水平建设较为普遍,多而分散,互相割裂,没有能够很好形成建设合力和整合优势,要通过“互联网+教育”大平台让广大学生利用网络学习名师课堂、充分利用优质的网络学习资源,在“互联网+教育”大平台中为职业教育提供整合的、优质的、创新的资源,是职业教育改变的重要方向,是职业教育现代化的重要保障。要高度重视建立综合云平台,实现不同应用、不同平台间的融通。

如此的“互联网+教育”大平台,既是虚拟教学环境,又能够很好与实体环境对接与融通,既要优化建设“十二五”以来作为重点建设的网络学习空间,又要充分发挥网络空间、自然空间、人造实体空间和精神空间的多空间作用,实现多空间融合。

对于职业学校而言,与“互联网+教育”大平台对接的是智慧校园 、智慧教室、智慧课程等智慧化教学环境与形态,但是一定要使所建设的环境与形态具有真智慧,能实实在在支持创新创造智慧的,而不是智慧的贴牌。

职业教育学习改变

教育的归宿在于学生的发展,没有职教学生学习的改变,则就无法建构新时代的职业教育,因此,要下大力气研究和改造职教学生的学习。

首先,要求学生思维方式的进化,既要具有互联网思维,还要具有创新思维、融通思维等智慧时代必须具有的新思维;

其次,促进学生主辅式认知方式的形成与发展,即既要提升个体基于自身的认知水平,同时要利用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帮助感知、记忆、判断、决策,使学习者的认知能力有质的提升;

再次,要有多元的实践方式,一方面让学生在充分感知现代社会中进行实践,另一方面充分利用虚拟仿真、VR/AR、人工智能等现代化手段进行别样的高效的实践训练,充分利用学习空间进行学习,并开展形式多样的智慧化学习活动;

最后,进行学习变革,在学习方式方面由通常意义上的学习,转向创新学习、联通式学习等综合的新型智慧学习,并借鉴共享经济理念开展学习。同时,对以上学习的变革,必须以评价方式的改变加以引导与保障。

综上所述,对于我国职业教育而言,教育信息化2.0的核心是开辟职业教育新时代,开启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职业教育的伟大征程,职业教育界任重道远,建设任务繁重,挑战与机遇并存,惟有加倍努力,以全新的思路创新建设,才能完成时代使命,使我国职业教育走向新的辉煌。

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文章版权及插图属于原作者。如果内容在版权上存在争议,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处理。